大乐透走势图带坐标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游文章 > 游戲新聞 >

我想回《問道》看看風景

時間:2019-01-07 15:20編輯:小鴨梨進入手機版

  一款游戲想要回到端游的黃金歲月,一群玩家想回到小學時的游戲時光。

  元寶是小學第一次玩上《問道》的。

  我在某個《問道》相關的QQ群遇上元寶時,他茫然無措地四處詢問“現在去哪兒玩,有什么服務器好去,有沒有人帶帶我?”的模樣,和一個剛剛接觸網游的小學生,似乎也沒什么差別。

  實際上元寶已經大學畢業3年,距離他第一次玩到《問道》,已經有十多年了。

  從小學開始

  “小學四年級。”元寶提起這段回憶沒有絲毫猶豫,“我記得清清楚楚,跟小伙伴去網吧,那時候電腦還是大腦袋的那種”。

我想回《問道》看看風景

  曾經的網吧和微機室都是這種電腦顯示器

  就是在那些“大腦袋”電腦前,元寶度過了自己小學時為數不多的娛樂時間。“那時候放學后就跑去玩《問道》,一直到媽媽拎著掃把來網吧找我”,這些當時讓他煩惱異常的事現在已經變成了歡樂的回憶,談及那時的事,元寶每一句話末尾都要加一個“笑哭了”的表情。

  他還記得自己第一個角色的ID,“叫問世何道,當時大家都不怎么會起名字,很多人名字里都有問道兩個字”。

  元寶有些不好意思地承認,當時選擇《問道》很大程度上是因為 “那時候沒別的游戲,只有魔獸,夢幻西游”,元寶舉出當時火爆的幾個游戲,“要點卡的游戲玩不起”。

  《問道》2006年開始運營之初,就憑借著“免費回合制游戲”的名頭,吸引了不少像元寶一樣,沒錢買點卡的學生玩家。而元寶作為已經工作了的成年人,時隔十幾年,又想回去《問道》世界的原因,連他自己都說不清。

  “我也不知道,就有種感覺,就像你走在路上,突然想吃麻辣燙了。”他說。

  元寶的這種突如其來的感覺,源于《問道》近來的逆勢而動。去年這款游戲推出了端游版本的“經典服”。按照慣例,《問道》每年要開的以年份命名的數字大服——今年是“2019服”,也是個主打“經典版”的服務器。

  近兩年,幾乎所有游戲廠商都在將自己曾經的端游IP手游化——從3年前的《夢幻西游》到最近的《暗黑破壞神:不朽》,連國外游戲廠商也不能免俗。

  在這種時候,反而花費精力去推出端游的“經典版”的廠商,不能說沒有,但確實并不多見。“端游的黃昏”這種話在業界大行其道,即使是不完全相信這種言論的開發者,也難免在重新開發一款老端游前心里打鼓。

  在作為玩家的元寶身上,這種心里打鼓體現為茫然無措。“我不知道這游戲變了多少,我最后一次玩是五年前了”,他說,“其實什么經典服什么新服我都不太明白”。在無措地求助了半個小時之后,元寶找到了一個號稱“12年老玩家”、也打算回歸《問道》的同伴,他們約好一起進駐2019服。

  我們難以知道為什么《問道》官方拋開顧慮,決定繼續推進端游的計劃。但是元寶以及不少老玩家們,多年之后想回歸一款他們小學就開始玩的游戲的動機,倒是能從他們的言談中窺知一二。

  著迷的一百種理由

  元寶認為劇情是他想回歸問道的最重要理由。他提到玩《問道》時“動不動就出現一個劇情”,有時候打著怪蹦出來一個老頭,興許是真的需要幫助,興許是妖怪假扮的。元寶說在《問道》里,他總感覺自己是一個真正的俠客。甚至他后來玩《巫師3》,雖然覺得任務和劇情比《問道》厲害太多了,但還是找不回當初的那股“俠氣”。

  “可能還是中西方不一樣,在巫師里面我就像個除魔專家,什么都要報酬,很冷靜。玩問道時就沒想那么多,感覺更快意恩仇一點”,元寶總結。

  最近開放的《問道》經典服的主線劇情列表

  但是只把《問道》對老玩家的吸引力歸結到“劇情”身上,也太顯武斷了。元寶找到的同伴,同樣身為十幾年老玩家的花郎就有不同的看法。

  花郎也是小學時玩的問道。因為當時不會注冊賬號,他的第一個問道號是用一根冰棍換來的。小學時花郎沒有什么零花錢,以至于每次逢年過節,為了領取游戲中節日大使向玩家們發放的節日禮盒,花郎要起個大早,趕去網吧,撿一個別人包通宵剩下來的機器。

  花郎對《問道》的劇情已經沒什么記憶了。他認為自己是被問道的畫風吸引的。但到底是《問道》的畫風讓他喜歡上了游戲,還是《問道》這款游戲讓他喜歡上了這種畫風?他自己也說不清。

  “我對問道只有一個模糊的記憶了,反正接受了問道之后其他游戲的畫風很不舒服”,花郎用當時熱門的幾個其他游戲做例子,“魔獸那種畫風太西方了,我受不了。其它的Q版畫風幼稚。現在市面上的端游畫風我都不喜歡,想了想還是回去玩問道看著舒服。”

我想回《問道》看看風景

  《問道》并不是傳統回合制的Q版畫風

  這種情況在《問道》玩家身上非常普遍,在回歸問道經典服的相關群組中,詢問十個老玩家“為什么想回來玩問道”,會得到十個不同的回答。

  有人因為朋友的離去而放棄問道,也因為朋友的歸來而重新回到游戲中。一位已經不玩問道3年了的玩家講過這么一個軼事。

  游戲剛推出的那段時間,為了打擊外掛和腳本,《問道》推出了“老上老君提問”的系統。一旦玩家掉線或者切換線路(服務器),太上老君就會出現,向玩家問幾個關于游戲的問題,來判斷是真人還是腳本在操作。一旦回答錯誤,玩家就會被踢掉線,上線就要交罰款,要幾百萬游戲幣,不交老君就會沒收玩家的裝備,非常殘酷。

  老君發怒的任務曾經“勸退”過不少玩家

  當時這位玩家剛玩這游戲沒多久,一次掉線后回答問題錯誤,被罰了300萬兩。他當時身上只有不到10萬兩,非常著急,擔心自己剛剛領取的禮包裝備被沒收,就在世界頻道里喊話,希望有人借他300萬。結果有人看到呼救之后二話不說轉了300萬給他,解了燃眉之急。

  后來這位“恩人”就一直帶他升級、做任務,還教他怎么刷錢——“遇到這種人,我還怎么好意思說不玩就不玩”。后來有一天,“恩人”跑來告訴他,自己不玩了,被盜號東西全被賣了,加個微信以后好聯系吧。他也就興味索然,很快就放棄了《問道》。

  2018年年中,這位“恩人”在微信里問他要不要回來玩經典服,他那時正好“沒什么游戲可玩,很無聊。”想著能和老朋友再聚首也挺不錯,他就回歸了《問道》。

我想回《問道》看看風景

  一位問道玩家的“詢親啟示”

  至于那些沒有中斷旅程,一直玩著《問道》的玩家們,理由就更多了。有人因為《問道》的聊天系統有意思而玩了好幾年,每天上線就是和別人聊天、發表情;有人覺得《問道》的裝備好看,能染色,人物還不是Q版,就一直往里充錢收集裝備,就像買衣服一樣;有人是為了挑戰自己,不斷去做游戲里那些獲取條件超高的“六星成就”;還有人覺得《問道》的PVP干凈利落……

  我要回去看風景

  這些理由差點就全都不能成立了。

  《問道》是一款十幾年前的游戲。老游戲的黯淡結局我們已經見過了很多,以至于對一款年齡如此大的游戲,大家已經學會了不抱什么期待。

  不少玩家會在說完自己的理由后會補上一句“后來因為XXXXX,實在是沒時間玩了,不知道現在怎么樣了”。更多的人看到《問道》相關的討論時甚至會吃驚——“這游戲是我小學時玩的了,怎么還在運營嗎?”

  《問道》還在運營。而且它還準備繼續運營下去,以“古老”和“現代”這兩個形態運營下去。

  我有個1998年生的侄子,我看著他從小玩到大,因為地處小城市,游戲文化不發達,他的游戲游戲軌跡是4399到二三線網游這么一路上來的。我問他,你長大后,看到你小時候玩的網游還在運營,是什么感覺?

  他說,有時會上小時候玩過的游戲官網懷念,結果發現大變樣,完全不認識了。

  很少有“高齡”網游能逃脫這個宿命。為了活下去,必須不斷吸引新玩家“與時俱進”,也和最早的模樣差別越來越大。一般來講,10年前你終日相伴的事物,總有機會再次相遇,以此憑吊青春,唯獨網絡游戲沒法這樣,因為你很難找到當年玩的版本。網游的過去,早就隨著一次次更新隨風而逝了。

  從這個角度來說,所謂的“經典服”或者“懷舊版”有其存在的意義,它滿足了一部分人群的需求。

  一周前,《問道》的官網發出公告,宣布今年的2019服也會采用經典版本,剔除最近幾年增加的新玩法,還原十幾年前的老玩法——比如角色將回歸“老五系”的最初定位,比如只保留熊劍鹿等經典老坐騎,比如曾經的野外神秘商人……

  這條消息看到者寥寥,然而畢竟還是有人看見。就像一顆回憶的種子,在老玩家心里生長蔓延。

  小學時在游戲里找到了“當俠客”感覺的元寶準備回歸了。在被問及“是不是想找回當年的感覺”時,他立刻加以否認。

  我不是回去找回當年的感覺的,當年的感覺都還在我心里,我只是要回去看風景。

極限挑戰第二季 天黑請閉眼之誰是臥底極限挑戰第二季 天黑請閉眼之誰是臥底 玩家自制火柴人動畫 LOL大戰DOTA玩家自制火柴人動畫 LOL大戰DOTA 寓意深刻震撼畫質動物短片 婚外情寓意深刻震撼畫質動物短片 婚外情 唐唐脫口秀:太兇殘 猛男竟這樣泡妞唐唐脫口秀:太兇殘 猛男竟這樣泡妞
前MVP中單談LPL:想和Rookie和小虎交手
《GRIS》在Facebook發布預告遭拒 因包含性暗
15.9mm厚度+QC3.0快充 微星PS63發布
終于不帶核顯了!Intel推出6款F系列9代酷
三款美商海盜船鼠標亮相CES 無線黑科技開
專訪LGD.Kramer:我想和LGD一起變強
分析師:《輻射76》的失敗不會影響到《
耕升 GeForce RTX 2060 G魂OC顯卡搶先看
非公版最高頻!5款iGame RTX 2060正式發布
大乐透走势图带坐标 阿拉维斯对阵表 里利足球队即里尔足球队吗 亚特兰大老鹰队 瓦伦西亚阿纳果 皇家社会对埃瓦尔 12月28日曼城vs水晶宫 斯图加特大学申请难度 亚特兰大奥运会日本女排 福建36选7走势图浙 卡利亚里北京工厂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