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走势图带坐标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游文章 > 游戲新聞 >

在《生化危機2:重制版》里,我期盼著這些敵人"回歸"

時間:2019-01-08 14:46編輯:小鴨梨進入手機版

  十多年前,國內一家叫動漫游的雜志社出版過一本《生化危機十年典藏》的紀念專輯,這本書其它內容我都比較模糊了,但其中關于怪物設定原畫的版塊一直印象深刻。

  從這里頭可以看到在系列(至少前幾部作品)里頭那些病毒感染的生化兵器草案,幾乎都是十分隨性肆意的產物,這倒是讓我一直以為科幻怪物的設定總是比較嚴謹的印象產生了些許沖擊。尤其是很多之后并未采納的怪物形象,更是鉛筆涂鴉一般的隨意潦草,給人一種純粹就是開腦洞瞎畫出來的感覺。

  也許這就能解釋為什么這個系列的病毒越來越扯淡?

  這書好像現在還挺難找的?

  總而言之,各種奇奇怪怪的變異病毒和獵奇怪物,一直是我喜歡這個系列的關鍵因素。雖然除了《生化危機7》之外,每一部作品里的怪物數量與種類都能讓我滿意(注意不是不滿意《生化7》游戲本身),但那些遭到取消無緣登場的怪物總是讓人感到有點遺憾。

  隨著《生化危機2:重制版》越來越近,我也逐漸開始關注本作的各種消息,而其中在龍馬試玩的暴君追擊克萊爾那段影像里,我發現這個光頭居然戴上了帽子。而這個形象恰恰來自于《生化危機1.5》中遭到取消的設定草案......

  嚯,原來這帽子你藏了二十多年了

  反正這發現目前來說遠比重制這些主角形象讓我更開心,畢竟恐怖游戲最重要的到底還是怪物,而Capcom這次對于怪物的設計看起來非常上心。所以我打算重新把系列里被刪除的怪物草案找出來,看看Capcom還藏了什么好東西,說不定它們其中之一就會在這次、或是未來可能出現的其它重制版里回歸呢。

  人型蜘蛛(Man spider)

  首先是與本作關系最為密切的《生化危機1.5》中的內容,從目前還能查閱到的資料來看,本作不愧是系列話題性最多的取消版本,許多設定和草案即便對是后來的作品也仍舊有其價值所在。

  在系列中比較傳統保守的設計了

  人型蜘蛛是在《生化危機1.5》的早期宣傳影像中確認已完成了建模與AI行為,類似于舔食者一樣基于中層次的兵種。它會利用尖銳的肢體攻擊玩家,有著類似人類自立行走能力,并且在必要的時候也會跳躍將獵物撲倒。

  不太能辨認究竟是生物兵器,還是病毒泄漏后的二次感染體。不過從早年的宣傳影像里它們出沒于后期的實驗室來看,作為安布雷拉B.O.W實驗體的可能性顯然要更高一些。

  在之后的系列作品中也出現了類似的生物,比如《生化危機3》里由跳蚤變異而來的“Drain Deimos”或是“Brain Sucker”等等。如果不特意提醒的話,這種在游戲里表現并不強悍的敵人(而且它們還是僅僅出現在一些過度場景里),很容易就被人遺忘,所以在正式的《生化2》里原本屬于它們的地位被舔食者所取代也不足為奇了。

  設定中好像提到過主食是腦漿

  除了幾近完成時遭到刪除外,這個敵人還有個值得一提的東西:在早年《生化危機 1.5》的宣傳影像中,曾經出現過這東西從通風管道中鉆出來后,與可能是最終BOSS的怪物進行互毆,并出現了被其刺穿后甩飛的動作腳本。

  我們都知道神谷在這個被取消的版本里融入了大量激進的設計,很多最終都沒能得以實現,而這個更加動態和刺激的怪物生態鏈就是其中之一。

  畫質就這么糊,沒辦法......

  從目前《生化危機2:重制版》中的影像透露出了暴君在追擊玩家時,會將攔路的喪尸給錘開,雖然還不清楚其它敵人是否會有類似的設計,但這個疑似被重新拾起的設定仍然讓人十分期待。

  說不定會有暴君VS威廉的噱頭呢?

  另外在原本計劃與任天堂N64上開發的《生化危機0》里頭,還出現過一種叫做蜘蛛男(Spider man)的東西。從原畫中可以看到這是一具與變異蜘蛛產生同化共生現象的人類尸體,后背上的大蜘蛛幾乎完全滲入到了受害者體內,并且以自己的獠牙咬入其后頸來操縱對方,可以說是同時具備了Lowb和駭人氣質的設計。

  不是你們熟悉的蜘蛛人

  對于遭到同化的受害者來說這當然非常可怕,但是這玩意兒的戰斗力究竟能不能比一只巨型蜘蛛強就有待考證了。如果特么就是一只被操控的喪尸那究竟是做出來干嘛的!?

  Golgotha與Zeiram

  我們都知道《生化危機2》的故事里有著更加強大的G病毒,在彌留之際將G病毒注入體內,并隨著流程推進不斷變異成各種形態的威廉·伯金作為游戲最終BOSS表現極為搶眼。

  不過在最初的設計中威廉僅僅是安布雷拉G病毒研究項目中的一位成員,而其感染的原因也不得而知。威廉早期的樣貌類似極度膨脹化的喪尸,并沒有像實際游戲里G-1形態那樣不規律的右手異化,不過倒是在最初就確立了手持鋼管作為武器。

  兩位主角都會在流程中遭遇到變異的威廉,它在襲擊玩家時還會一直呼喊著女兒雪莉的名字,并且在這個版本里它的妻子安妮特·伯金不僅會在最后的戰斗中幫助玩家,同時也有她被G病毒感染的備選方案。

  還記得它一擊必殺的威力么

  而在當時設計最終BOSS時,制作團隊為最終BOSS的形象與設計準備了多個競選的方案。其中堅持到最后進行角逐的兩個草案便是以Golgotha與Zeiram為代號的怪物。它們同樣都是G病毒的感染體,但一開始似乎并未將其跟威廉聯系到一起,可能是最后覺得BOSS實在太多太雜,就將各自的設定統一到了一起成為如今我們看到的G-威廉。

  和后來的G-威廉一樣,不規律的身體結構是Golgotha一大特點,從第二形態就開始巨大化的右臂,以及最終形態從張開的尾部出現的人頭都能看出設計得挺隨意的。而這些特征最后很明顯都留給了正式版里的威廉享用,只不過要吐槽一下Golgotha最終形態寫著“如同獲得了20倍界王拳的力量”是什么情況XD?。

  據說那顆人頭其實是威斯克的臉...

  “Golgotha”在圣經中也稱為“Calvary”,在天主教典籍中則被譯為加爾瓦略山,意譯為“髑髏地”。它在新約圣經中被描述為耶穌基督被釘于十字架時所在的山,因此這個詞匯多年來在基督教義中也代表著承受苦難的寓義。

  至于Zeiram的造型則更接近于爬蟲類生物,表面明顯覆蓋著一層黑色的鱗片,不過從整體上看起來還是非常簡陋的設計,造型上完全沒有最終BOSS應有的氣場。

  倒像是途中會出現的BOSS

  在最初的設定中就奠定了這兩種怪物會一路追殺玩家的機制。在每一次遭遇時都會進入一個更加強大的形態,并且設定草案中也標注了會在哪個階段作為BOSS出現。目前似乎Capcom還未公布重制版G-1之后的形態,不知道除了我們熟悉的5段變身外,是否會再加入一些別的驚喜。

  變異動物

  簡單的狂暴化野獸在系列中也不算少見了,雖然在想象力與恐怖效果上完全無法與其它品種相提并論,但是在游戲中實際表現仍舊可圈可點。幾乎每部作品都會構思一些狂暴化變異野獸,但也許是這些東西相對來說不需要太過腦子,所以廢棄起來也絲毫不覺得可惜吧。

  猩猩

  和人型蜘蛛一樣,都是在《生化危機 1.5》中就已經完成了模型與AI的敵人,最終在正式游戲里被取消。它們似乎會集中出現在警察局的地下停車場內,而在后期的安布雷拉實驗室也會遭遇到,所以可以推斷應該是正規的B.O.W。

  無論是通過想象,還是留存下來的信息中都可以看出,變異猩猩在游戲里能做的表現最后還是一只猩猩:拳頭捶、拳頭捶以及拳頭捶。就純粹就是一只變大后的猴子,而且在實際游戲里有一個暴君也是用拳頭捶你,所以就顯得很多余了吧......

  猴子敵人在系列里一直被多次取消,未能在N64上發售的《生化危機0》也有一種叫“威斯克的怪物”的變異猴子,據說是原計劃在本作中威斯克會處處在暗中阻擾瑞貝卡,并派出B.O.W獵殺玩家。不過最后因為本作的主要反派換成了水蛭男所以也一同被刪除掉了。

  “威斯克的怪物”一些設定后來保留到了NGC版正式發售的《生化危機0》中,作為原型生物兵器之一的“Eliminator”出場。在設定中可以看出安布雷拉雖然認為這些猿類生物變異而成的B.O.W算是成功的實驗體,但是仍舊不足以成為商品出售,于是僅僅保留了一小部分樣本,并沒有投入大規模的量產,也許這就暗示了它們在系列開發過程中經常被刪除的命運吧。

  “威斯克放馬仔”好像也是舊生化系列一大慣例了吧

  

  僅僅只有一張設定草案的存在,不過內容倒是十分清晰:由于故事發生的地點位于美國中西部地區,所以制作組覺得“應該會出現馬匹”。而這種被感染變異后的馬也呈現出動物型生化武器的特性,反正就是變大變兇皮開肉綻......

  如果你還記得《寄生前夜2》的話,應該會對變異馬留下很深的印象,在這款被“學習落實貫徹生化危機精神”耽誤的另類RPG續作里,線粒體暴走后的人面馬是前中期的主要敵人。它們在這里頭使用的是沖撞攻擊,Aya在被撞飛后的場面也十分滑稽——最滑稽的是游戲換B盤后有一場強制戰斗,萬一被它們給撞下山后你只能重新換A盤......

  至于《生化危機2》的馬,可以看出這東西的體型被描繪得過于龐大,而玩過《生化危機2》的人應該都知道本作并沒有什么場景可以容納一只高達4米、行動敏捷的巨型生物。于是這只本來是“肯定會出現”的怪物,最終也只留下了一張草圖,而使用踩踏的設定,則一直到PS2平臺上才得以在另一種變異動物身上得以體現。

  其實Capcom當初可以做得更大一點,然后在游戲里只出現一只腳來踩玩家XD

  山貓

  PS2時代,舊生化危機的游戲風格在市面上幾乎已經走到了盡頭,而《生化危機4》也尚未開發完成,Capcom就投入了這個IP多人在線模式下的嘗試。而這便是為舊生化迎來落幕的兩部《生化危機:爆發》。

  本作有不少新鮮玩意兒:首次多人在線合作、有職業分工性質的8位可選角色、脫離了坦克式移動方式、以及過去少見的大規模喪尸圍城。兩部作品推出的時間比較接近,因此在系統玩法上基本一模一樣,只是有些人物技能和武器在2代有所改變而已。

  不過在《生化危機:爆發2》里的場景卻讓許多玩家眼前一亮——系列終于正式以動物園作為流程關卡了,各種各樣的變異動物在這部作品中大放異彩,Capcom更是將變異大象作為其中的壓軸戲登場。

  然而實際在游戲里基本上都是左右慢慢甩鼻子攻擊......

  早在《生化危機3》中其實就考慮過浣熊市動物園的場景,而吉爾在本作中途經的公園旁邊其實就是動物園,但可能因為機能等因素最后還是沒有機會出現這個場景。

  3代目前唯一可知被取消的怪物就是變異山貓,并且在設定上也寫著“可能是從附近動物園跑出來的”,而登場的地點也是吉爾治愈病毒感染后前往的浣熊市公園。不過最后可能是考慮到本作出場的敏捷型中層敵人太多,或者純粹就是時間上來不及再做一個敵人,最終變異山貓還是被取消了。

  看起來像是D&D里的怪物

  舊生化由于自動瞄準的功能,諸如喪尸犬這種在設定里被認定為實用價值較高的B.O.W,最后在游戲里的表現并不搶眼(打過喪尸犬的都知道它們多丟人)。這種現象直到4代徹底改變了戰斗機制后,它們才得以揚眉吐氣(打過4代喪尸犬的都知道它們咬人有多疼)。

  這次的重制版不禁讓人為里昂他們將要面對的挑戰捏一把汗,同時我也期待喪尸犬在游戲里追擊玩家時,是不是還會和其它敵人產生沖突——我可是很想看看暴君錘狗的場面。

  花園被狗追的日子都還記得吧

  下水道怪物

  很難說系列里頭最讓人毛骨悚然的怪物,是各種扭曲的人類,或是潛伏在下水道等地底深處的變異昆蟲。我個人的看法是后者這類出現在陰暗場所里的怪物設計更勝一籌,過去以攝像機鏡頭描繪的畫面還沒有那么直觀,但是我想如果玩過幾部主視角或是生化4之后作品的玩家,應該對近距離觀察這些蟲子心有余悸吧。

  重制版強大的畫面表現,肯定是躲不過在下水道遭遇的大蜘蛛、集群蟑螂和實驗室那只變種飛蛾了。不過除此之外,我還是期待能不能再加上一些新的內容,尤其是以下這幾種被取消的變種昆蟲看起來就很嚇人。

  除了故意為之,2代其實是不可能被蟑螂給咬死的...

  D.A.L.I.

  《生化危機0》保存下來的設定原畫,目前看來本來已經進入了實際制作的階段,但是最后被另一種潛伏于廢棄工廠中的敵人“Plague Crawler”所取代。

  它和后者一樣應該都是詹姆斯.馬庫斯博士進行早期T病毒實驗時的產物,以多種昆蟲的基因嫁接后通過T病毒產生變異而來。但和“Plague Crawler”通常吸附在天花板上等待獵物經過后撲下來的習性相反,D.A.L.I通常蜷縮在縫隙或是下水道里,一旦玩家靠近就會突然現身。

  不是很有威脅的怪物,但是設定中因為被丟進了監獄里,所以導致大量犯人遭到屠殺

  但是相對于大型甲蟲的造型來說,我覺得D.A.L.I軟體動物的樣貌要更加惡心恐怖,而且這玩意兒居然tm有瞳孔來瞪你感覺就更加詭異了。和通常擁有尖牙利爪的生物兵器不同,這東西似乎是以噴射毒素的方式攻擊,尾部看起來儲存著毒液之類的東西,另外富有韌性手指可能也會勒住獵物的脖子。

  不過,在它的設定原畫上面,寫著“DNA Arranged Lack of Intelligence”,所以從“Plague Crawler”被認為因智力與戰斗力都未能達到要求而遭到廢棄的設定來看,這種以蠕蟲為原型的怪物應該也是失敗品吧。

  灶馬

  變異灶馬是一種二次感染后的生物,顯然來自于現實中的一種蟋蟀。這是個尚不清楚具體在哪一部作品中設計的敵人,也許只是無數初期涂鴉中隨手就被扔掉、連設定方案都入選不了的存在吧。

  從圖中可以看出它似乎已經失去了原本的強力跳躍能力,但是玩家在擊殺后,腹部的幼蟲便會噴涌而出。這個機制后來倒是保留到了變種蜘蛛身上,各位應該都還對渾身爬滿小蜘蛛的景象記憶猶新吧(笑)。

  事實上,這種敵人雖然連具體是在哪一部作品的開發過程中被提出都沒有記錄下來,這張唯一的設定草案仍舊在日后發揮了作用——那就是出現在《生化危機5》中的強力勁敵“Reaper”。

  同樣是蟑螂,這東西堪稱系列最危險的蟲類變異體之一了,不僅擁有和電鋸老祖一樣的即死攻擊,而且它還具有靠近后追蹤玩家位置突進的特性。很多人在第一次遭遇的時候拿起槍就打,結果都不知道它初登場時的位置已經是危險距離了。

  2代既然也有蟑螂了,不知道會不會將這東西從非洲搬過來,給玩家一個驚喜呢。

  應該都吃過這招吧(攤手)

  除了昆蟲外,一些比傳統的喪尸更加詭異的人類變異也可能被安排在類似的場景里增添恐怖的氣氛,事實上越是接近人類樣貌的存在,越是能激發潛意識的恐懼感這種情況早在許多游戲里都被證實過了吧。

  溶解人

  同樣是非常雛形的廢棄草案,設定稍微有點老土和隨意的怪物,而且在早期的硬件技術下能否實現也說不準。

  基本上就是爛泥人一樣的東西,當玩家攻擊后掉落的肉塊會分裂溶解成液態,應該也會對玩家造成一定威脅。類似的概念后來可能被轉移到了《生化危機0》的最終BOSS水蛭馬庫斯上面,并且從單純的液體腐蝕變成了更加恐怖的集群軟體生物。

  不知道為什么我就是覺得這東西很適合用在重制版里,可能是因為這次又很多光線昏暗的場景,玩家需要舉著手電筒進行探索。如果在地下行進時轉過一個拐角,手電燈光突然捕捉到這么個東西,效果應該會挺不錯的吧。

  這tm是看了鐵甲威龍后想到的吧

  變異怪人

  曾經有人好奇在生化的世界觀下,冒著如此巨大的風險投入龐大資源去開發生物兵器,最后仍舊還是被傳統軍事武器打得滿地找牙,這一切真的值得嗎?

  然而事實上我們現在知道,其實所有的生化兵器僅僅只是副產品而已,安布雷拉從一開始的目地就是進行超人類進化的研究。而之后即便這家沙雕公司垮臺,系列反派其實對于生化兵器的定義也不是取代傳統軍用武器,而是看中了散播恐懼在民眾間制造混亂,并且投放便利的效果。

  而比起丟下去就不給你管,之后只能靠爆炸來解決問題的量產型B.O.W,以暴君和寄生蟲技術研發、擁有一定智力能夠使用武器并(偶爾)服從命令的人型兵器才是這個變態產業的主要核心。系列從2代開始也一直沒有缺席類似的生物兵器——暴君-103型(軍大衣)、追蹤者以及右手等等都是讓人感覺終于花錢花對了的東西。

  給人感覺就是股票不跌的話再做一做就實用性就很強了的東西

  很明顯,我自己都不相信Capcom還可能在《生化危機2:重制版》中繼續加入類似的敵人。畢竟軍大衣和威廉已經是很具有代表性、也足以撐起整個游戲場面的敵人了,不過在這之后可能存在的其它重制版作品里,我仍舊希望能看到以下幾種敵人重見天日。

  笑面殺手(Laughing Killer)

  一個原本預定在《生化危機:黑暗編年史》登場的敵人,在面具的式樣上就有多種備選方案,但整體設計基本上無一例外的都是詭異猙獰的笑容,并且身上纏著鐵鏈手持鐵鉤。給我感覺似乎有一點和4代的盲眼利爪男相似,都是穿著打扮到武器令人聯想到中世紀劊子手的形象,也許相互之間也有借鑒構思吧。

  看起來像是生化4里頭會有的敵人

  有一個替代的方案是爪鉤并非持有的武器,而是產生變異后直接從笑面殺手的兩只手臂上長出來的。

  這種敵人會利用爪子在墻面上攀爬移動,而原畫設定中似乎很強調它們在黑暗中露出的陰森笑容。對了,鎖鏈的功能并沒有證據表明會像某個希臘光頭一樣連接著武器拋出去,倒是會看到它們將受害者如同戰利品展示一樣用鐵鏈拴在高處的行為。

  在場景原畫里感覺要猥瑣得多

  笑面殺手的爪鉤設計后來被沿用到了南美篇中出現的“Jabberwock S3”身上,這種行動緩慢跳躍力倒是很強的生物兵器據說是安布雷拉競爭對手研制的產品,并在2002年的時候出售給了本篇的BOSS哈維爾。

  這種敵人擁有類似昆蟲的樣貌特征,而身上的5只巨大的鐮刀手臂是其主要的武器,還能利用鐮刀防御玩家的進攻。Jabberwock S3擁有簡單的智力,并且能夠理解和執行追捕指定目標的能力,是典型的成功商品。

  不過本作再次證明了這個系列最厲害的武器永遠都是BOSS們的女兒

  變形生物(Transforming Creature)

  似乎是初代生化危機由三上真司所構想出來的敵人。不確定這個消息的真偽。

  在設定草案中描繪了一名身著安布雷拉實驗體制服的女性,很有可能原本還是在劇情中有一席之地的角色。我猜測可能原本是玩家需要保護的角色,之后會在流程中的某一個環節觸發、或是感染了病毒后發生變異,并反過來襲擊主角。

  她擁有兩個類似的變身方案,基本上只有體型的壯碩程度上有所區別,以及其中一個形態后腦勺開了張嘴巴。共通的設計是它的攻擊方式——實驗體的雙手變成了巨大的鰲,而戰斗的手段則是將對手的雙臂直接碾斷。(草案中的受害者看起來應該是吉爾)

  很有可能是作為最終BOSS的備案

  總之,這個怪物設計讓人聯想到從4代開始強調的“潛伏于普通人群中的生物兵器”這一概念,也許正好和舊系列疫情爆發這個核心主題有所沖突,最后不了了之吧。

  現在由于有了《生化危機6》席夢思這種沙雕設計,所以我們早就對各種浮夸變身沒那么大驚小怪了,但在舊生化的大環境里,這種平時保持著人類外觀,之后突然會變身的東西仍然算是十分離譜的。

  另外想要吐槽的是:在幾乎就沒幾個NPC的情況下,這種敵人能夠造成的驚悚效果究竟如何也有待商榷。不過我倒是覺得要是出現在了《生化危機:爆發》這樣的作品中,也許作用就十分明顯了?

  劣種暴君與劣種舔食者

  有什么樣的敵人最能體現出變異失敗的B.O.W呢?顯然系列一直作為生物兵器招牌的暴君失敗品是最具有代表性的符號吧。

  右邊那個更像是劣種浩克

  在無數被安布雷拉用于實驗的樣本中,我們只有在《生化危機0》見識過原型暴君(T-001型號),而在這之前那些廢棄的受害者有一些被掩埋在了地下深處,但在原本的設計方案里其實還有一些“幸存者”。

  劣種暴君在設計時的一個關鍵屬性,是它們擁有能夠奔跑的高機動性,并且在設定中也強調了這些東西會集體行動。試想一下在逃生過程中遇到一群比僵尸更難纏,并且還跑得很快的怪物會有多么絕望,我覺得可能還比暴君造成的威懾力更強吧。

  更強的喪尸,更弱的暴君,基本上就是這樣的存在,也許正是這種并不具備獨特性的設計才讓它們真的被廢棄掉吧。

  至于“進化”失敗的舔食者,我倒是覺得它們有點希望會在這次的重制版中登場,事實證明同時具有兩個物種特征并顯露出轉化失敗的存在,會莫名的引起人類的恐怖聯想。無論是喪尸還是舔食者對于系列玩家來說都是再熟悉不過的存在了,但是如果突然撞上了兩者結合后的扭曲產物又是什么樣的感受呢?

  熟悉又陌生的元素是我期待的關鍵

  從來沒有人為“重制”做過什么明確的標準,增加新內容的強化版可以叫重制,重新做一個也是重制,沒良心一點畫面優個化賣給你說是重制你照樣沒脾氣。

  而如果是《生化危機2:重制版》這樣的作品,我更愿意將其視為一個主題的重新詮釋——現代化的思路與技術,熟悉的元素與回歸的標志性內容,以及似有若無就是不在正式發售前告訴你答案的新玩意兒。

  好像是以前的內容,但怎么看也像是加了很多東西的樣子

  生化危機系列在發展的過程中有大量的廢棄內容,即便是最近的7代實際上原本的構思玩家要面對的都是一個成員豐富的家族,而不僅僅是我們實際游戲中看到的四口之家。但幸好Capcom有著將廢案重新拾起的習慣,過去是這樣,即將到來得2代重制版同樣如此。

  從目前公開的影像來看,除了將很多舊設定做了重新修改(比如酗酒李三光變成了三好李公仆),連老得只有一些模糊舊圖紙的內容好像都被重新撿了起來。不僅僅是畫面技術和玩法的全面改變,甚至連內容也在暗示著有更多的驚喜,這就是我這個原本對生化系列并不算感興趣的人被吸引的關鍵——Capcom似乎真的在努力回到過去內容體量豐富,制作完善厚道的狀態。

  肯定不是霰彈槍打下去效果很牛逼才預購的!

極限挑戰第二季 天黑請閉眼之誰是臥底極限挑戰第二季 天黑請閉眼之誰是臥底 玩家自制火柴人動畫 LOL大戰DOTA玩家自制火柴人動畫 LOL大戰DOTA 寓意深刻震撼畫質動物短片 婚外情寓意深刻震撼畫質動物短片 婚外情 唐唐脫口秀:太兇殘 猛男竟這樣泡妞唐唐脫口秀:太兇殘 猛男竟這樣泡妞
前MVP中單談LPL:想和Rookie和小虎交手
《GRIS》在Facebook發布預告遭拒 因包含性暗
15.9mm厚度+QC3.0快充 微星PS63發布
終于不帶核顯了!Intel推出6款F系列9代酷
三款美商海盜船鼠標亮相CES 無線黑科技開
專訪LGD.Kramer:我想和LGD一起變強
分析師:《輻射76》的失敗不會影響到《
耕升 GeForce RTX 2060 G魂OC顯卡搶先看
非公版最高頻!5款iGame RTX 2060正式發布
大乐透走势图带坐标